Hi,欢迎光临:中国大奖88艺术(大奖88 www.dyna-cut.com)!大奖88 [高级搜索]

大奖88 www.dyna-cut.com

从上海到威尼斯:四位艺术家的中国驻地体验和艺术创作

2019-05-21 09:23 来源:中国大奖88艺术 阅读

采写 | 林子人

编辑 | 朱洁树

威尼斯双年展上的中国元素,除了中国馆以外,还在另外一个地方能够看到。

那就是位于军械库展区、在主题展和国家馆之间的一个四人联展“Swatch FACES 2019”。参展的四位艺术家皆曾参与斯沃琪和平饭店艺术中心的艺术家驻留项目,在这座位于上海外滩的百年饭店生活、工作。为鼓励艺术家之间的创意交流互动,作为第58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主要合作伙伴的斯沃琪邀请各国舞蹈家、音乐家、摄影师、电影制作人、作家、画家、概念艺术家等创意人才在此旅居创作三至六个月。

“Swatch FACES 2019”对参展艺术家的选择,不再像2017年该项目所要求的那样局限于强调他们与上海的联系——虽然我们仍能够在部分艺术家的作品中看到某种中国叙事,但此次联展中的作品总体上呈现出更多元丰富的面向,特别是对艺术家在与陌生环境的互动中发展形成的自我意识与思考有了更清晰的指涉,隐约呼应本届双年展的大主题“愿你生活在一个有趣的时代”(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

美国艺术家Tracey Snelling曾在十年前和八年前两次来中国参加过艺术家驻留项目,因此和其他旅居和平饭店艺术中心的外国艺术家相比,她对中国曾经发生过什么、正在发生什么有更浓厚的兴趣。“我觉得中国很有趣,因为在我看来,那么多不同层次的东西在这里同时发生。”

美国艺术家Tracey Snelling

美国艺术家Tracey Snelling

她将自己在上海和重庆观察、参与和记录的事物放入了影像装置作品《上海/重庆/火锅/混音带》。一栋栋微缩小楼嵌入“魔方大厦”,墙面和窗户皆是她在游历过程中捕捉、收集到的图像和录像,反映了她在中国的个人经历(比如她曾与朋友一道喝酒的福州路酒吧、在人民广场附近的一家纹身店)。与此同时,艺术家还悉心收集了一系列充满“当地风味”的物件植入作品中,比如东方明珠塔的微缩模型、青岛啤酒易拉罐、折扇、中国历届领导人的海报……它们与影像、霓虹灯和大红灯笼一道构成了一幅令人眼花缭乱的图景。

现场有中国观众在窃窃私语,不舒服地抱怨这又是一个外国人拿刻板印象来描述中国的例子——“这是九十年代的中国吧,现在的上海哪有这样的!”我们可以指责这是一个来自发达国家的外来者对处于发展阶段的中国的某种居高临下的凝视和猎奇体验吗?Snelling告诉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她无法声称自己理解中国,但中国城市变化速度之快的确令她对“旧事物”更加敏感:

“我总是觉得过去的事物比新的事物更有趣。和十年前、八年前我看到的上海相比,而今这座城市的改变是如此巨大。但总的来说不仅仅是中国,所有地方的旧事物、有待发展的区域对我来说都更有意思——它们就是对我有更强的视觉冲击力,那里的人也更有趣,所以我会看很多东西。同时我也试图去抓住那些行将消逝的地方,这令我很伤感,比如说十年前我去过重庆的某个地方,我拍摄了视频,也放在了这件作品里,如今那个地方已经不在了。”

Tracey Snelling作品《上海/重庆/火锅/混音带》

Tracey Snelling作品《上海/重庆/火锅/混音带》

在作品中直接展现中国元素的还有龚颖颖。因为在欧洲的求学、生活经历,这位出生于1990年的上海女孩对记忆、身份、符号和语言等话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令她反过来以一种全新的眼光审视自己的文化背景。为此,她暂时放下了自己的摄影专业,一心投入文字研究及其视觉呈现中,“文字有很多东西可以研究,图像还是很自我的一种表达方式。文字可以更深入地研究,跟学者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中国艺术家龚颖颖

中国艺术家龚颖颖

在此次展览中,她展出了一块长方形的黑布,布的边缘绣着意义不明的图案,围成了一个圈。据龚颖颖介绍,这件作品的灵感来自“女书”,一种由湖南省南部村落的妇女创造的文字体系,它仅在女性群体中流传,是专供妇女之间交流的私密文字。出于对“女书”的兴趣,她曾在当地做过田野调查。2018年,龚颖颖在和平饭店艺术中心驻留期间发起了一项圆桌刺绣活动,邀请观众刺绣她们自己的女书字符——这些字符是参与者自行创造的,它们的意义或许永远也不会有第二个人知晓,但这一集体创作的过程背后亦是对女性社群和女性联结的肯定与颂扬。

她展出的另外一件作品由四个透镜组成:站在透镜的左边,可以看到四个汉字;站在透镜的右边,则可以看到四个假名。观众从左到右移动,就能看到从汉字到日本假名的“演变”。汉字原本是用来记录汉语的表意文字,但日本人却创造出了使用完全异质的汉字来表述日语的方法,即舍弃汉字原有的意思,成为没有意义的音标文字,即假名。有研究认为,假名是平安时代日本贵族女性根据汉字草书创造的一种简化的书写风格,被用于创作和歌以及女性之间的私密交流。于是,我们看到了两个东亚女性如何在处处受限的父权环境中努力发声、努力反抗的珍贵样本。

龚颖颖作品《演变》

龚颖颖作品《演变》

来自韩国的Dorothy M. Yoon则在作品《神奇此刻》(This Moment Is Magic)中融入了强烈的个人色彩。七年前,她被诊断出罹患癌症,化疗缓解了她的病痛,并最终如奇迹般令她痊愈,这段经历构成了她创作这件作品的灵感——七件由韩国传统色构成的条纹娃娃裙是她想象中的“魔法女孩”的战服,能够抵御一切邪恶;她将同时展出的24件刺绣称为“魔棒”(Magic Stick),其中的12件刺绣图案取材自东方的十二生肖,另外12件刺绣图案取材自西方的十二星座。

“我去了医院,及早发现了癌症,如今我已经完全痊愈了,我感觉如获新生。我的艺术改变了我对痛苦的记忆,将之转变为面向未来的幻想和魔法。希望我们生活中的这些魔法瞬间能够永恒,我们都应该吟唱,‘神奇此刻!’”她说。

韩国艺术家Dorothy M. Yoon

韩国艺术家Dorothy M. Yoon

Dorothy M. Yoon作品《神奇此刻》

Dorothy M. Yoon作品《神奇此刻》

西班牙艺术家Santiago Aleman是此次参展的唯一一位男性艺术家,他创作了一件有着现代抽象风格及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传统形制的绘画作品《左》(Levo)。这是一幅由14幅小画组成的多屏联画,极简的色块显得冷静自持,艺术家仿佛完全遮蔽了自己的声音与想法,留待观众自行体会。

西班牙艺术家Santiago Aleman及其作品《左》

西班牙艺术家Santiago Aleman及其作品《左》

在被问及如何挑选此次参展的艺术家时,策展人Carlo Giordanetti表示,艺术家本人是否有趣、其作品是否能与其他艺术家的作品产生联系是他的首要考虑:“比如说Dorothy的作品,她使用了很多布料和刺绣工艺,反映了韩国文化。Jessie(龚颖颖)关注的是中国和日本的手作传统。Tracey虽然来自完全不同的文化背景,但她关注上海的生活,呈现了一样非常强调手工的作品,我很喜欢这一点。对我来说它们之间是有联系的。”

“至于Santiago,我喜欢他作品中的颜色和质地,而且你可以看到他是一名画家。在这个数字艺术无处不在的时代——到处都是影像艺术、摄影艺术、生物艺术——我想要展现由人之手创作出来的作品……我认为他们的作品启迪人心、充满力量,让我思绪万千,因此我想要展现给公众。”他说。

与此同时,Giordanetti也认为四位艺术家的作品与本届双年展的大主题“愿你生活在一个有趣的时代”遥相呼应。“我认为大主题非常开放,如果你是一位艺术家,你就是有趣时代的一部分,你本人,就是有趣时代本身。”他说,“这同样也是因为他们的个人故事。Dorothy在治疗过程中找到了内在能量,创造出了一些新的东西,对她来说那就是一段有趣的时光;Tracey观察中国人生活的方式很有趣;Jessie和女人们围着桌子一起工作显然有一个时间的维度,而且那段时光充满了感情;Santiago从天主教堂获取了灵感,在抽象而色彩分明的作品中让人感到飞升进入一个更高的维度,这也是一种回归自己的根并将之转化为一种不同的东西的有趣方式。”

自2011年11月开业以来,该项目已接待了320多位来自世界各地的旅居艺术家。Giordanetti也向界面文化透露了驻地项目的选拔标准:“当我们收到申请时,我们主要看三个方面:你过去做过什么,有过什么成就;你目前在做什么;你为什么想来上海,来上海想做什么。”他笑着表示,他们虽然充分尊重艺术家的意愿,但也不是一个仅仅为了满足艺术家游历陌生国家意愿的“旅行社”。“在有一份申请里,我看到非常美丽的作品,但我发现艺术家表示自己想来上海仅仅是因为他没来过这里。他很诚实,对此我很欣赏,但这对我们来说就不那么有趣了。”

不过,Giordanetti强调了艺术家一旦入选,就会充分享有创作的自由,即使是他们最终完成的作品和在申请材料中描述的完全不一致也没有关系,“他们无需被自己当初写在申请表上的目标所限制,对我们来说,这更多是一种了解艺术家的方式。”

随着这一驻地项目的发展,Giordanetti注意到申请者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中国艺术家的身影,入选的中国艺术家不仅成为了其他初来乍到的外国艺术家的“英雄”,帮助他们更快适应陌生的环境,也在这个项目中得到了自我反思、自由创作的难得机会。“我记得有一位中国艺术家特别有趣,他父母在中国,他在美国,但他不想一回国就回家面对父母,他希望先在中国找一个地方适应一下,然后回家,我发现这一点很有趣,因为这是一个家庭问题!对他来说,上海和平饭店是他形成一个新身份的第一步。”

申请艺术家的人数越来越多,其身份背景日益多元,这也拓展了和平饭店艺术中心对“艺术”的定义。Giordanetti发现,许多西方申请者有表演艺术背景,他们对中国的舞蹈和身体行为既好奇又陌生。为此,和平饭店艺术中心将其中一件工作室改造成了舞蹈室,以容纳表演艺术家的加入。

整体而言,外国艺术家在来到上海后或多或少都会经历某种文化冲击——这座紧张剧烈、节奏感飞快的城市甚至会给部分艺术家带来类似瘫痪的强烈感受。“如果你来自纽约,只要你习惯了这里的语言,那你就会感觉还好;但如果你来自一个小城市,特别是来自行事风格更缓慢的拉丁美洲国家,这里的生活会令你震惊。”尽管如此,Giordanetti认为上海经历对艺术家来说是一种难得的体验,特别是当地丰富的材料——布料、塑料、陶瓷等等——能够给予艺术家无尽的灵感。“很多艺术家在这里获取灵感,然后创作出了全新的作品。”

在该项目之外,斯沃琪还在英国艺术家Joe Tilson90岁生日及艺术创作历时70周年之际邀请他在绿园城堡展区的户外区域创作装置艺术作品《THE FLAGS》。这件装置由Tilson的作品《威尼斯之石》(The Stones of Venice)中的三幅放大组成。Tilson曾于1964年代表英国参加第32届威尼斯双年展,从1949年起,他就经常旅居威尼斯。在《威尼斯之石》中,他描绘了自己钟爱的威尼斯教堂外墙、石板上的几何图案和铭文手迹,色彩明快并带有历史沧桑感的斑驳笔触。

英国艺术家Joe Tilson创作的装置作品《THE FLAGS》

英国艺术家Joe Tilson创作的装置作品《THE FLAGS》

来源:界面新闻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9-05-2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

天子国际 | 大奖88 | 大润发 | 大發娱乐 | 大阳城娱乐 | 大阳城国际娱乐 | 大阳娱乐 | 冠亚体育 | 金沙城娱乐 | 金莎娱乐 | 金莎娱乐 | 诚博国际 | 金尊国际 | 金尊国际 | 明陞娱乐 | 诚博国际 | 诚博国际 | 诚博国际 | 诚博 | 大发8888 | 大发8888 | 大发8888 |